2016年11月17日 星期四

伍圓世代回憶錄:攻略本與小屁孩

這篇也是我之前在其他討論區上發過的文章,整理跟補充一些細節後放回我自己的部落格上並歸納在系列文底下,算是為這個話題做個簡單的總結。關於我這個自詡為「伍圓世代回憶錄」的系列文(目前其實只有三篇而已)也間接成為我個人的回憶錄了,我這個世代的小屁孩剛好碰上電玩的百家爭鳴時代,但輔助資源跟周邊效應都還來不及跟上發展的腳步,所以就會出現一些很無解、很折騰人、但也很熱血及有趣的畫面,每次跟別人聊起來時都還是會覺得很感動,也會有種「能經歷過那個時代真的是太好了」的榮耀感。

之前有個對岸的網友私信來跟我聊他們那邊的狀況(他跟我算是前後世代的關係),當年他們的資源更為貧乏、遊樂器或其他電玩周邊在當年也沒有合法或穩定的管道可以引進,所以當時能玩到遊樂器的小孩八成都是高幹子弟或有錢、有影響力的個體戶,不然就得像他一樣,憑藉著父母在海外工作的前提下才有機會接觸到遊樂器,反正整體條件比我們更嚴苛,但對於電玩的愛絕對不會遜色於任何人,在此向對岸所有喜愛電玩的朋友們致意,政治以外的事物我個人其實都非常支持你們,只要你們不要跟我聊政治就好,唉!政治嘛,你們知道的,哈哈(苦笑)。

進入正題。當時那個討論題目滿有意思的,是在聊小時候看不懂外國語言卻為何又能如此享受RPG遊戲所帶來的感動及樂趣。基本上這樣的情境真的只有我這個世代以前的小屁孩才有深刻的感受,後來的遊戲世代在合法授權引進遊戲攻略本跟網路平台興起之後根本就沒有辦法體會當年我們是怎麼克服一堆莫名其妙的卡關及劇情問題來攻略遊戲的。只能說我那個時代的小屁孩對於遊戲的執著與怨念應該都還滿強烈的,也就是因為這種對遊戲求知欲的過度激情才能讓我們克服一道又一道的難關,語言隔閡在我們看來其實比父母把沒收遊樂器當作懲罰這件事情還輕微許多。

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玩家就會開始展開地毯式搜索跟反覆確認,確實把每個房子或地板調查過一輪外,還會跟每個NPC聊上好幾次,也好在過去的遊戲劇情觸發方式都還算單純,所以靠這種消極的攻略方式就能解決不少問題。那萬一還是無解呢?這時就會四處去問人,看看周遭的朋友或親人有沒有人知道攻略方法,不然就是去跟有攻略本的朋友借來翻一下,再不然就是跑去問小賣店的老闆。以前那些遊樂器或卡帶小賣店的老闆不像現在只會吞吞吐吐賣東西,也不會因為你不買東西而冷落或不理你,每個人幾乎都能聊上好一會兒的遊戲經,而且也能提供許多遊戲的攻略方法給他人,是非常有效率的情報來源管道。印象中,以前舊龍山商場有間小賣店的老闆就讓我覺得滿厲害的,很多人都會去問他遊戲卡關該怎麼過,簡直是現實生活的情報屋來著,真的很佩服他。當時我有陪朋友去那間店買過東西,不過朋友並不是去買遊戲,而是去買「聖衣大系(セイントクロスシリーズ)」這套當年很熱銷的玩具。那間店除了買賣跟換遊戲之外,也有賣一些玩具,所以生意還滿不錯的,很多家長都會帶孩子去逛。當年西園橋還在,從我家去舊龍山商場一定得經過西園橋,那時騎腳踏車騎到差點在半路上躺平,那個上坡對小孩子來說真的是一個不小的考驗,要不是看在朋友的份上,不然我真的不想騎過去,太累人了。沒記錯的話,那間店的位置應該是在龍山寺門口對面的方向,坐落在商場一條小岔路裡面;店面並不大、大概只有一、兩坪左右,店的對面印象中好像是一間賣鞋的,那個男老闆也會聊遊戲,記得我有跟他聊過『信長の野望:武将風雲録』的話題,真令人懷念啊(遠目)。


話說回來,我比較算是不懂劇情就會玩不下去的類型,雖然也是有純靠觸點瞎玩的經驗過,但不多就是了(成就感倒是真的滿有感的),所以小時候的他國語系RPG玩得並不多,大多數的作品都是在唸高中之後才慢慢開始接觸的。也就是因為這樣,只要是我小時候玩過的RPG,基本上一定是知道遊戲劇情在講什麼,但這樣的前提並不是因為我突然開竅看得懂遊戲所使用的語言,而是因為我有免費(?)的攻略本可以翻。

以前我家附近有一間文具店有兼賣各類書籍跟遊戲卡帶(但不知為何沒賣遊樂器),當時還滿常去的,除了去看看有沒有新發售的遊戲外(店家會把卡帶擺在靠近店門口的玻璃櫃內),其他時間都是去翻少年快報跟華泰(華鍵)的攻略本,所以我小時候幾乎沒買過什麼漫畫或攻略本,因為想看的話只要去那家文具店就可以了,省下來的零用錢跟壓歲錢當然也能轉投資在電玩的領域上。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很感激文具店的老闆夫妻,雖然他們應該會覺得我滿煩的。關於攻略本這個部分,印象中好像只有買過『月風魔傳(げつふうまでん)』的攻略本,主要是為了那張3D迷宮的地圖(攻略本有附一張夾頁地圖可以參照),當年那個迷宮真的是整死我了,常常卡在裡面走不出去(囧)。

那個時代賣書不會像現在防賊防得跟什麼似的,大多數的書籍都是無包裝且任意翻閱的開放狀態,就連18X的雜誌或黃色小說也是隨便你看(寫真集一類的就比較會封起來),只是小孩子如果跑去翻那種東西的話,一定會被罵到臭頭就是了,我一個同班同學甚至還被老闆娘拿雞毛撢子打過(雞毛撢子也是文具店的商品之一)。書不刻意封起來算是我家那一帶的書局特色之一,我猜可能跟南萬華的風土民情有點關係。說真的,南萬華這邊的買書或閱讀風氣一直以來都顯得很冷淡,書店開一間、倒一間,所以店家當時大概是希望路過的人能多主動去翻閱書籍藉此提升買氣(雖然也沒什麼效果就是了),因此大部分的書都不會上膜,攻略本算是順便給的小確幸這樣。

那家文具店把大部分的書籍都以持續堆高的方式堆在店內兩側玻璃櫃的旁邊,所以只要走進去進能隨手拿起來翻,書的擺設方式很不專業,或許是因為他們的主力商品不是書所以比較沒差?還是說就是那些書是滯銷書?我亂猜的。附帶一提,這家文具店還在喔!不過沒在賣書了,只看到成箱的日曆堆在店門口而已,住過南萬華或曾在那一帶走動過的板友說不定知道我在說哪一家。


關於看攻略本玩遊戲這件事情,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為了攻略『太空戰士3(ファイナルファンタジー3)』這款作品。這遊戲一開始可以玩得非常順,至少從「祭壇洞窟(さいだんのどうくつ)」出來到遇到失去記憶的デッシュ這一段路都沒什麼會卡到關的劇情,所以那時就沒特別想去看攻略,而且事件演出也很容易理解,想說就這樣一路玩下去就好。結果在必須使用「縮小術(ミニマム)」才能進入小人國之村トーザヌ這段劇情終於讓我徹底崩潰了,整整卡了好幾天。當時根本就沒想到要去使用ミニマム,以為是自己忘了去跟某個NPC說話才會造成這種結果(這就是不懂劇情的困擾),想當然爾問題一樣沒有解決,卡到那個區塊有一種耐久力很高的敵人都能被我的白魔導士輕鬆打倒,可見我卡了多久(囧)。

後來真的沒辦法了,只好再厚著臉皮去那間文具店翻攻略。從那一天起我就幾乎天天跑去文具店報到,反正只要卡關或對於某個魔法名詞不懂就會跑去翻一下,就這樣連續去了快一個月並把遊戲破關後才罷手。也幸好那個月都沒人去買走那本『太空戰士3』的攻略,不然可能就會繼續卡下去這樣。有時候我還會自備紙筆去抄某些攻略重點,雖然有被老闆娘阿姨唸過幾次,但她還是讓我抄完了,真的非常謝謝她。

我光是用這種不要臉的賤招就破了『勇者鬥惡龍3(ドラゴンクエスト3:そして伝説へ…)』、『勇者鬥惡龍4(ドラゴンクエスト4:導かれし者たち)』、『吞食天地2(天地を喰らう2)』、『迷宮組曲(迷宮組曲:ミロンの大冒険)』、『火之鳥(火の鳥鳳凰編:我王の冒険)』與『聖鬥士星矢2(聖闘士星矢:黄金伝説完結編)』等幾個比較需要翻一下攻略的遊戲,從攻略本內抄下來的一些東西加上我自己的心得還寫成筆記借班上同學看,私下傳來傳去結果被我們班導沒收還罰我去站司令台。說也奇怪,傳閱的人又不是我,結果我也得跟著被罰,現在回想起來真覺得莫名其妙,我難過。

慢慢長大之後就開始瞭解到語言的重要性了,尤其是當我開始去幾個東南亞國家旅遊之後發現英文實在是太重要了,不好好把語言學好的話可能連人家漁夫在講什麼你都會聽不懂。話說讓我開始對語言產生莫大危機感的並不是日文遊戲,而是當年相當知名且獲獎無數的國外角色扮演大作『上古卷軸2:匕首雨(The Elder Scrolls 2: Daggerfall)。這款遊戲擁有豐富多彩的世界觀與劇情鋪陳,而且自由度非常高,可以說是當年相當具前瞻性的作品之一。但這款遊戲龐大的文字量對英文拙劣的我來說實在是一個不小的負擔,但遊戲實在是太吸引人了,所以從開始玩遊戲的那一天就努力惡補英文。雖然那還稱不上是下足苦功學習,但查字典的工夫倒是做得滿扎實的,以前我書桌上的無敵CD65跟日文字典根本就是為了遊戲而買的,我阿母還以為我浪子回頭了呢,哈哈哈。

題外話,有機會的話我真的想用一個篇幅來好好介紹一下『迷宮組曲』這款作品;這遊戲相當特別,在療癒又讓人驚艷的聲光表現下卻隱藏著折磨人的解謎難度,直到現在都還有人被遊戲所苦,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玩玩看或去水管上面看一下攻略影片,真的是一款頗具獨立特色的遊戲,非常值得一玩!